中心动态

中评现场:两岸学者论两岸文教交流

发布者:陈春举发布时间:2019-12-09浏览次数:287

  

  

    

                                          学者作主题发言(中评社 张爽摄)

  

  

中评社福州6月18日电(记者 张爽)第七届“两岸文教发展论坛”昨天举行大会发言,来自两岸的专家、学者就两岸文化交流、教育交流、史学研究等主题发言。与会学者认为,在台湾史研究及其教育方面,应该有针对性地倡导唯物史观;讲好两岸在制度层面上紧密关联的故事;团结和支持台湾统派学者,争夺台湾史的话语权。 

  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汪毅夫表示,第7届两岸文化发展论坛的议题之一是“新时代两岸史学及其教育的融合与历史认同重建”,把握台湾史的话语权是题中应有之义。 

  汪毅夫讲述了1988年“台湾史学术研讨会”上,厦门大学教授陈孔立“文到人不到”的故事。1988年1月31日至2月1日,“台湾史学术研讨会”在台北召开。厦门大学陈孔立教授应邀向会议提交论文《清代台湾移民社会的特点——以〈问俗录〉为中心的研究》,但他本人却在赴台途中受阻于香港。陈孔立教授提交的论文是他写作中的《清代台湾移民社会研究》的一部分,他的论文经由台湾学者代为宣读,在会上得到和引起台湾学者的评论和讨论。 

  汪毅夫说,从陈教授的故事中,可以得到以下启示:第一,在台湾史研究及其教育方面,应该有针对性地倡导唯物史观;第二,讲好两岸在制度层面上紧密关联的故事;第三,团结和支持台湾统派学者,争夺台湾史的话语权。第四,乘媒体合作和融合之势,在台湾做“人未到”的“讲古仙”(讲故事的先生),讲台湾史的故事。 

                                    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汪毅夫(中评社 张爽摄)

    汪毅夫建议两岸学者“起而行”,开展如下台湾史课题的合作:第一,连横《台湾通史》的后续工程,包括修订本和白话本;第二,陈孔立《台湾历史纲要》的改编工作,包括改编为教科书、改编为通俗故事、改编为系列的小册子;第四,   召开“唯物史观与台湾史研究学术研讨会”。 

                                            台湾世新大学曾永义教授(中评社 张爽摄)

    台湾世新大学曾永义教授说,福建三面环山,一面是海,这样的地理环境本来接收中原文化是比较困难的,但是一旦中原发生战乱,中原文化反而可以在福建保存下来。泉州有著名的南音,如果我们做田野调查,可以证明像南音这样的音乐,是宋代大曲的遗响,还许多方面都可以证明南音的古老性。西方人看到南管音乐中的现象,都非常佩服。 

  曾永义表示,在温州形成的温州大戏,也流传到泉州,现在泉州保留了温州大戏的曲目和表演形式。泉州也是傀儡戏的故乡,中国可以说是世界木偶戏的大国,甚至有人说木偶戏的渊源就是中国,泉州傀儡戏制作的傀儡比现代的机器人还了不起。 

台湾作家、辜金良文化基金会董事长蓝博洲(中评社 张爽摄)

  

     台湾作家、辜金良文化基金会董事长蓝博洲讲述了台湾革命同盟会主席团成员之一宋斐如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对“收复台湾”的思考。 

  蓝博洲说,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袭击美国珍珠港,拉开了太平洋战争(日本称为大东亚战争)的序幕。第二天,十二月九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正式对日宣战,并发布《对日宣战文》,“昭告中外,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间之关系者,一律废止”。从此以后,在大陆的台湾革命团体之间过去曾有的“独立论”与“复归论”的论争不复存在。因为“台湾独立论”的时代论据,业已成过去。台湾革命运动也就是台湾回归祖国的“复省运动”。 

  蓝博洲介绍,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十月五日,宋斐如与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第一批赴台接收的前进指挥所人员飞抵台湾。十一月一日,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派任宋斐如为教育处副处长。十二月十日,宋斐如首次以“教育处副处长”之名,在《政经报》第一卷第四期发表了返台以后的第一篇文章<民族主义在台湾>。宋斐如仍然强调“民族主义”与真正“收复台湾”的关联性,并借用孙中山的“民族主义”,指出真正“收复台湾”之道是运用“民族主义”来收揽人心,并要进一步运用“一视同仁政策”争取“台胞内向”。同时,长期在祖国大陆生活的他,也因为认识到台胞深受“皇民同化政策的愚弄”,而不再认为“必须先复活台胞的民族主义”,反而务实地主张“必须先消除台胞可能发生的犹疑之念及不安之心”。 

  蓝博洲说,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一九四三年到一九四五年台湾光复;从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经一九五0年两岸隔绝对峙,到二0一九年的今天。时间又过去八十年了。 

 “问题是,宋斐如在台湾光复前后所提‘血浓于水台湾必须收复’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那么,我们又该如何收复作为美国新殖民主义统治下的失地台湾呢?面对在‘双战构造’的反共亲美意识长期播弄下基本上已经丧失中国心、中国情的台湾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在逐渐逼近的民族统一大业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又该如何消除他们‘可能发生的犹疑之念及不安之心’,从而争取‘台胞内向’呢?”蓝博洲说,这恐怕就是像宋斐如这样的前行代台湾爱国志士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答卷吧。 

  

厦门大学台研院文学所朱双一教授(中评社 张爽摄)

    厦门大学台研院文学所朱双一教授表示,70年代初保钓运动、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尼克松访华之后,港台、西方世界中充斥着妖魔化新中国的一面之词的舆论环境,才开始有所松动和改观,而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一批旅美华人重返祖国探亲观光而后带回美国的真切信息。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作品或言谈,却在北美华人社会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甚至掀起了一股新中国认同的热潮,对于1979年后两岸关系从敌对走向交流,起了桥梁作用,其重要价值应给予充分的肯定。 

  朱双一认为,1970年代旅美华人的“新中国”认同,建立在新、旧中国的纵向对比和中国、西方的横向比较上,而又都以作者的亲身经历为基础,因此这种认同是坚固的。像杨振宁、赵浩生等晚年都毅然回到祖国定居,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会议现场(中评社 张爽摄)本文转至http://www.crntt.com/doc/1054/5/8/2/105458236_6.html?coluid=93&kindid=15733&docid=105458236&mdate=0618000935